上回說到紅劇場功夫秀小氣豬看得是如癡如醉,卻在出場時大喊:「不通!不通!」肌肉虎聞聲忙問道:「夫人何出此言?」

 

小氣豬道:「這純一和尚功夫如此了得,老和尚因此委以住持重任,這間寺廟的住持難道是論武力不論修行嗎?又不是武林盟主打擂台誰勝了誰當家。」肌肉虎笑道:「夫人所言甚是,更不用說這住持年輕時還犯過色戒呢!不過這功夫秀理應是設計給外國人看熱鬧的,劇情如何就不必深究了吧。」小氣豬便不言語。

 

且說這一日行程已畢,回頭來講講茶飯飲食等瑣事;花開兩朵,各表一枝,頭一個當然就是全球赫赫有名的「全聚德烤鴨」。俗話說得好,到了北京「不登長城非好漢,不吃烤鴨真遺憾」縱使有很多美食評論部落客表示全聚德並非北京最好吃的烤鴨,但是其名氣還是一等一,到了北京不來這兒吃隻鴨子總覺得跟不上流行,好不好吃也是要吃過了才算數嘛看官您說是不?

 

不像一般的片皮鴨是皮肉分離,全聚德的鴨子講究的是每一片都要有「皮油肉」三個部份,棗紅色帶著果香的脆皮,軟肥不膩的肥肉層,以及鮮嫩欲滴的瘦肉層,每一口都吃得到皮脆肉嫩油滑鮮美。包進熱呼呼的荷葉餅裡,加上大蔥黃瓜條及麵醬,咬下去那一瞬間,麵皮的香,鴨皮的脆,鴨肉的嫩,大蔥的辛,黃瓜的甜,通通在不到三吋的舌頭上翻滾跳躍,一卷吃完還想要吃一卷。

 

烤鴨 

 

小氣豬風雪中行軍一上午,此時哪還客氣,先來個鴨方三卷下肚,腹中猶嫌寬裕,又顧而之他,如風捲殘雲掃蕩其他配菜,又喝了碗鴨骨架子湯,方舔唇咂舌發議論道:「論起我平生吃過的烤鴨,以脆皮居首的要算香港的北京樓,若不論脆皮,則雲南的宜良烤鴨肉質鮮嫩實為一絕。今日親嘗全聚德,雖未及前兩家經驗,惟皮脆肉嫩兼具,也算是難能可貴了。」又乾了一杯啤酒續道:「只可惜這些餐廳的鴨肉雖好,片完之後的骨架頂多煮湯熬粥,還不如菜市場烤鴨攤的九層塔蔥蒜醬汁大火快炒呢!」皆為閒話,暫且略過不表。

 

 

 

卻說日忽忽其將暮,烤鴨早不早都已消化殆盡。小氣豬問肌肉虎道:「晚餐何處?」對曰:「豐澤園魯菜。」小氣豬笑道:「出國前才光顧過『丐幫滷味』,想不到千里迢迢來到北京還是吃這味,卻不知北京有沒有王子麵?依我說,這金針菇,王子麵,百頁豆腐,是為滷味三寶……」肌肉虎搖頭笑道:「非也~非也。此魯菜乃山東之意,並非加熱滷味的豆乾海帶之流,此番前去想必有些蔥燒黃魚,蝦子烏參,四喜丸子等好料」說話間車子已經在「豐澤園」門口停下,寒風凜凜中見倆接待小姐頭挽鬆髻,身穿酒紅玫瑰紋亮緞立領對襟曳地長禮服,外罩金錦緹花壓綠萬字邊滾毛斗篷,華貴之餘凸顯氣質,令人眼睛一亮。

 

待眾人坐定之後,好菜便如流水般順序上桌,什麼烏參黃魚雖未曾得見,倒也是一桌大菜。較有特色的有:「麻辣鵪鶉腿」「醬肉丸子」「開陽甘栗」「醋溜鵪鶉脯」「烤饅頭」等等,都是台灣難得一見的。其中「麻辣鵪鶉腿」應為花椒醃炸,香氣逼人兼鹹鹹辣辣,相當開胃。「烤饅頭」形似旺仔小饅頭的放大50倍版,卻毫不乾硬,充滿彈性,白麵香中帶甜是搭配重鹹口味魯菜的好搭檔。可惜的是整桌菜少肉多口味又重,十來道菜每盤夾一兩口就快飽了,光吃菜不配飯的結果是吃到最後實在膩得慌,因此菜雖好吃卻都大半剩下。小氣豬感嘆道:「如此好料,真希望能打包回去帶便當。」最後打包了水果聊表心意。

 

回到飯店小氣豬忙不迭地除下濕了一整天的鞋襪,洗澡洗頭之後全身塗抹厚厚乳液,接著在不耐久站長走已感酸痛的腰間貼上藥布,便靠著牆把雙腿抬高,讓血液倒流舒緩發腫的蘿蔔。躺著躺著不覺進入夢鄉……睡意朦朧中忽聞兩人說話聲,其一自是肌肉虎,另一似乎是伍同學。想來必是這對同窗白天沒聊夠,晚上準備繼續把酒言歡。小氣豬神智略清,忽想起一事,不由得暗叫糟糕……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創作者介紹

愛與和平~小氣豬

小氣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