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說道,小氣豬一行人進入象徵東宮的左配殿,卻只見空蕩蕩的棺床,又有無知鄉民丟鈔票於上求招財進寶。究竟皇后棺木何在?是盜墓乎?是文革燒去乎?正是:

    靈柩不知何處去,錢山依舊笑

 

導遊小高帶著眾人穿過中殿到達後殿,此處放了一大二中二十六小紅漆木箱。中間最大的紅木箱為萬曆的棺槨,兩個中的是兩位皇后,剩下二十六箱則是陪葬品。後殿出現皇后棺槨實在是有違皇家陵寢制度,此配置也未見於史料記載。據專家研判,萬曆駕崩之後,皇后的棺木並未使用皇后下葬專用的通道,而是和皇帝的棺槨一起從正門送進地宮中,無奈正殿通往左右配殿的甬道並未考慮運送需求做得過窄,巨大的棺木運不進去,索性就全送進後殿,讓皇后和皇帝同床共寢,長伴九泉

 

關於為何不直接使用配殿專用通道,史學家意見分歧,或曰地宮不宜多次開啟以免靈氣走失,或曰下葬時為雨季運送困難乾脆一起走正門等等。另有說法是萬曆去世後還沒來得及下葬,他兒子即位29天之後也隨即因為紅丸案龍馭上賓,想來接位的天啟皇帝一口氣要處理兩個先皇的後事,外加兩位早死的貴妃追封成皇后也要遷葬進去,兼之明末財政困難,辦得草率了些也是有可能的。據說,陵墓開啟時地上還有些工人拖拉用的木頭護板腐爛在地上,這些東西都沒撤走就封大門,看來工程收尾並不嚴謹。

 

 復原後的地宮

現今陳列在後殿棺床上的所有陪葬品木箱及棺槨均為仿製品,真品不是保存技術不佳腐朽,便是毀於文革。除了地下無梁殿的設計還蠻令人敬佩之外,放眼望去一排排大大大小木箱均為清一色紅漆,牆壁也毫無裝飾彩繪,看來不免有些無聊。想那皇帝生前久居紫禁城,雕樑畫棟金碧輝煌,鏤簋朱紘山楶藻梲,死後的地宮竟然如此空洞,真應驗了人死如燈滅,令人無限唏噓。

 

和後殿連接的是中殿,殿中陳設有御用漢白玉石造龍椅,另外有兩個模樣相似的鳳椅;椅子前各自放了一個香爐,兩燭台和兩花瓶,另外還有個青花雲龍大瓷缸做長明燈用。原本這三座龍鳳椅是品字形相對擺放的,剛好擋住後殿的大門。現在為了遊客的動線方便而改成一字長蛇陣。穿過前殿便是兩扇巨大的漢白玉地宮正門,每扇門重達四噸。門旁邊陳列了一塊墓碑大小的石條,當年地宮完工之後所有工作人員撤出,將這石條立在門後地上的凹槽中斜斜靠在門背上,等門一關石條便自動將門頂住,因此稱之為自來石。出了地宮正門過一小隧道,便是地宮的外牆通道口「金剛牆」,地宮外牆約有小氣豬雙手張開這麼厚,牢牢地包住整個地宮。出了金剛牆需得爬約三層樓樓梯,便又重見天日。

 

離門口約三十公尺立了一碑,標明此地為「指路碑」出土處。話說1957年考古發掘人員明知地宮就在大墳頭底下,卻不得其門而入,東挖挖西挖挖,意外挖到一塊當初工匠紀錄用的小石碑,刻著「此石至金剛牆前皮十六丈,深三丈五尺」靠著指路石總算是打通任督二脈,找到地宮的入口,此乃考古及歷史學者之幸,亦是萬曆之不幸。 

 

自定陵回到北京市區,來到了位於王府井大街的新東安廣場。此時離晚餐預約時間尚有半個時辰,小高指點東西南北一番後,便放眾人四處閒逛。卻說這新東安廣場本身為一商業百貨大樓,而肌肉虎每到一城市特別喜愛考察其民生物價,便直奔超級市場區。沒想到此地所謂「超級市場」放眼望去皆為北京土特產,一攤一攤的糕餅甜點小山頗有我台北國迪化街辦年貨的氣勢,小氣豬便揀了些沒吃過的小零嘴兒嚐嚐鮮:什麼驢打滾,果哺,豌豆黃,糖葫蘆,小麻花……看官要問這滋味如何?老實說,不怎麼樣。

 

走出新東安廣場大門便是王府井大街,看上去頗有些台北國西門町的味道,只是這步行大街相當寬,看官可以想像一下咱們西門町的中華路劃一半變成行人步行區便可略知一二。既然叫「王府井」想必曾經是王府,並且有口井是吧?小氣豬東張西望,看到某地人頭匯集頗為可疑,一馬當先便擠進去,果然是那「王府井」遺跡。井口不大,上罩一鐵蓋兒,若不是有鐵鍊圍繞說明牌以及此起彼落的鎂光燈,匆匆走過還當那是普通下水道蓋子呢!

 

從王府井大街左轉,看到一長串紅燈籠即為有名的小吃街「東華門夜市」,不像台灣的夜市通常都是一條步行街左右兩邊有店家,道路中間還有攤販,又或是一塊廣場一排一排的,裡面有吃有喝有賣衣服又有打彈珠等等……而東華門夜市設置倒也奇怪,就是臨馬路邊一長排的小攤小販兒,全是賣小吃。信步走來十家倒有八家賣「爆肚」或「串烤」,重複率相當高。另外一個他處沒有的就是炸物:炸海星,炸蜂蛹蟈蟈螞蚱蜈蚣海馬統統拿來下油鍋,只見遊客拍照的多,下單的少。卻說小氣豬在台灣早就知道此地炸物稀奇之處,看到了也並不特別驚訝,還豪氣萬千地想來串炸蠍子增加經驗值,順便回鄉時炫耀一番……

 

當真走到炸蠍子攤子前,只見一隻隻手掌大的蠍子串在竹籤上,胸腹肥大油亮,尾刺翹起如勾,兩螯似乎還在掙扎晃動,登時頭皮發麻,眼冒金星,胃中一片翻攪。

 

肌肉虎問道:「如何,欲嚐試否?」小氣豬道:「你要吃我便吃。」肌肉虎道:「是你起的主意,如何又編排上我?適才小高有云這些個炸甲殼昆蟲來歷不明,萬一半夜大鬧五臟廟豈不是要糟糕?老爺我恕不奉陪。」小氣豬沉吟良久,便打消了吃蠍子的主意,氣餒之下也無心再逛,便又轉回新東安廣場的「東來順飯庄」準備吃晚餐。

 

說起這「東來順飯庄」為北京諸多老字號之一,特別以紫銅炭爐涮羊肉聞名。羊肉細嫩鮮滑,沒有一般羊肉濃厚的羊騷味。肉片切得飛薄,下鍋後默數一二三就可以入口,果然是名符其實的「涮」羊肉;羊肉的部位也各有千秋,另外搭配羊肉的芝麻醬也是令人驚豔。可惜的是傳統北京涮羊肉湯頭僅僅為開水白湯加幾片薑片,對喜歡喝湯的小氣豬來說似乎欠了一味……導遊小高笑道:「咱們北京的湯就是清湯,純吃肉味。這以前啊老北京人吃涮羊肉的鍋可有臉盆那麼大,用鐵絲網分成一格一格,十來個客人共用一鍋。就有那省錢的朋友淨點些便宜的青菜豆腐,就等著別人涮羊肉的肉末渣兒從鐵絲網流過來好加菜哪!」小氣豬嘆道:「有此等級羊肉若能配上天香回味的鍋底,應該是夢幻組合了吧!可見世間並無十全十美之事。」

 

用罷餐食之後,便前往什剎海旁的酒吧街散散步消消積食。車子停在「荷花市場」牌坊前的小廣場,一下車便看見四五位鄉民圍著圈圈踢毽子,顯然有幾位是在家特別練過的,花樣百出,招式精彩,把個羽毛毽子踢得彷彿活跳起來,只見黑衣大叔一個轉身跳踢,毽子朝一年輕女子飛去,女子不急不徐來個鳳凰展翅,後腿一勾,毽子便從她頭頂飛過,輕輕巧巧落在她的膝頭,接著一彈一拐又朝另一位紅衣老者飛去,老者繃直腳尖一踢,彷彿有意炫技般左腳右腳輪番踢將起來,毽子彷彿穿花蝴蝶般在他雙腳間飛舞,旁觀者均為之鼓掌讚好,少不得也有小販提了毽子來叫賣,讓想要下場露兩手的朋友不做巧婦無米之嘆,連金主夫人都忍不住腳癢抬腿踢了兩下子。

 

什剎海古來以湖中遍植荷花湖畔垂柳依依聞名,近幾年卻興起一條酒吧街,越夜越美麗。跟著旅行團當然不可能來此飲酒尋歡,且小高也說了:「酒吧街看看逛逛就好,真要坐下來喝酒,那價格可不便宜哪!」於是眾人沿著湖邊欣賞著店家各色燈火倒映湖中的美景。此時氣溫約莫七八度上下,幸賴晚餐羊肉現吃現補,腹中火熱四肢溫暖,冷風吹過甚為舒適。忽見前方有一小攤,販賣冰糖葫蘆,小氣豬喜道:「正好想吃點甜的!」便趨前詢問價格,挑了一枝綜合水果口味,索價人民幣五元。可憐這台灣來的小氣豬哪裡記得要殺價,心內計算這麼長一枝有八顆水果折合台幣也不過二十五,便欣然同意。後來才知道這是呆胞價,人家北京人一串就算是買貴了也不過兩元哪!此為後話。

 

卻說小氣豬喜孜孜拿了一串糖葫蘆,張口便咬,一邊還搔首弄姿指揮肌肉虎拍照留念。這才一入口,小氣豬便驚喜出聲:「是冰的!好好吃!」在北京不到十度的氣溫之下,水果彷彿剛從冰箱拿出來一樣冰涼可口,包裹著糖衣是又甜又脆,毫不黏牙,真是好滋味。一串兒水果,有蕃茄也有山楂,還放了葡萄,很是特別。邊走邊吃,一轉眼功夫一串就吃光了。小氣豬舔著手指還想再走回去買一串,無奈集合時間已到,只能期待之後的旅程還有碰到賣糖葫蘆的小販了。

 

回到飯店房間,伍同學照例又捧著小筆電來檢視今日的拍照成果,小氣豬也在一旁湊熱鬧。幾張什剎海夜景的照片之後,估計應該是小氣豬與冰糖葫蘆的合照了,想不到照片一出,在場三人均驚呼出聲,肌肉虎臉,伍同學臉,小氣豬臉……不知到底照片照到什麼??

 

欲知端的,且待下回。

 

 

創作者介紹

愛與和平~小氣豬

小氣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三菱家族
  • 嘩做左推介BLOG 果然人氣勁旺
  • 阿鬼,你還是說中文吧

    小氣豬 於 2009/12/14 11:16 回覆